AD
首页 > 健康 > 正文

《流浪地球》:延续亘古不变的家国情怀 | 社会科学报

[2019-06-17 01:02:03]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原标题:《流浪地球》:延续亘古不变的家国情怀|社会科学报正在热映的《流浪地球》恐怕要数2019年春节贺岁档最大的赢家了。凭借其不落俗套的拯救地球、寻找新家园的方式——带着地球去流浪,折射出的中国人独特的家国情怀,在众多科幻奇观中足以脱颖而出。《流浪地球》:延续亘古不变的家国情怀作者|东华

  原标题:《流浪地球》:延续亘古不变的家国情怀 | 社会科学报

  正在热映的《流浪地球》恐怕要数2019年春节贺岁档最大的赢家了。凭借其不落俗套的拯救地球、寻找新家园的方式——带着地球去流浪,折射出的中国人独特的家国情怀,在众多科幻奇观中足以脱颖而出。

  《流浪地球》:延续亘古不变的家国情怀

  作者 | 东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 马欣

  在《流浪地球》之前,灾难类型的科幻电影在呈现人类濒临绝境时的选择时,大都遵循“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逻辑,一旦灾难来临,无不舍弃辎重,勿论家园,逃命脱身。

  像罗兰·艾默里奇的执导的《2012》,世界末日来临之际,唯一的求生之路是避入在西藏建造的“诺亚方舟”。

  又如樋口真嗣指导的《日本沉没》,日本列岛即将沉没之际,人们纷纷转移资产,想方设法移民国外。

  反观《流浪地球》带着家园去逃亡的思路就显得颇为奇特,尽管刘慈欣和郭帆都告诉我们,真正合理的逃离太阳系的方法其实还是建造飞船,并且从科学的层面而言,用“行星发动机”将地球推离太阳系也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最终还是选择“流浪地球”计划,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一行动具有无与伦比的科幻美感吗?

  带着人类共有的家园,流浪或者逃亡都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心之所系、山河故土全都捆绑在一起,人在,家园也在。这令人想到《列子·汤问》中的寓言故事《愚公移山》,智叟笑愚公太傻,竟然妄图将门前的两座大山挪走,言外之意何不带上妻儿另觅新居,而愚公坚信“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即便他在世之时无法将山挪走,他的后辈若将移山信念坚持下去必能大功告成。愚公的浪漫在于他对家园的深深依恋和顽强坚守,他未必不知自己的移山之举或许被后人传为笑谈,他也未曾料到自己的诚意会感动天神并得以助力,在这个意义上,他的“愚”便具有一种史诗般的情怀,但他又区别于古希腊《伊利亚特》《奥德赛》中无法逃脱的悲剧命运的孤胆英雄,因为《愚公移山》中最为核心的理念是,为家园、亲人之长久计而无条件地献身,愚公将自己的使命定位于缔造希望、功成身退,故而个人悲怆的命运在受其精神感召的集体中完成了价值升华。

  《流浪地球》的主题与之类似,只是它的构想更为恢宏,刘慈欣将他的科幻创作与中国人的家国情怀紧密勾连,设想将人类居住的家园,移出不宜生存的太阳系,另觅新的生存空间。为此开山凿地,在地球各处建造1万座行星发动机,耗费2500年100代人的时光,甚至在逃亡途中不惜将携带全部地球生命基因、人类受精卵和文明档案的空间站作为点燃木星的火柴,这种不愿舍弃故土、对亲人的执念以及舍生忘死的担当,当中渗透着的是儒家传统“知其不可而为之”的超越性精神与坚韧品格。可见刘慈欣的浪漫情怀亦不亚于“愚公”。

  影片《流浪地球》重点刻画了中国人在灾难面前舍弃小我、成就大义的凛然气概,而这个“大义”也合乎愚公式的美好夙愿——家园故土的永续长存。可以说,《流浪地球》在充分吸收类似灾难科幻片的“硬核”——震撼的灾难场面、科幻奇观以及西方的哲学思维、叙事逻辑的基础之上,融入了中国式的家国情怀,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在中国人的精神图谱中国家与家庭、社会与个人是密不可分、相互依存的整体,这种将爱家与爱国、爱故土与爱地球统一起来的情怀,既是电影所传达的,也是中华文化传统的精髓所在。

  《流浪地球》中的“国”显然是放大了的“国”,它是将整个地球资源与人类集体智慧集合统筹在一起的“联合政府”,某种意义上是人类共同体的代言与理性的象征。从放弃“流浪地球”计划、启动“火种计划”,到最后关头向不服从指令的领航员刘培强妥协,转而支持地球救援队与空间站领航员点燃木星的冒险行动,这是一个将科学预测的有限性与生命价值的不可估量性进行大胆对峙的情节设置,映射出愚公式的精神信念、中国人特有的家国情怀及其背后的宇宙观——在天地宇宙之中惟有人“得其秀而最灵”。

  刘慈欣对当今大行其道的技术理性的冷静反思与善意矫正,无独有偶,在他的科幻短篇《黄金原野》中也有类似的情节,故事的末尾是在外太空航行长达19年的“黄金原野”号飞船成功开启人类外太空探索新时代。故事最初讲述了一对科学家父女用牺牲小我,来唤起人类对太空的普遍关注与重振航天雄心的计划,在理性与非理性中间进行价值评判实属困难。

  此外还有刘慈欣颇为欣赏的科幻作家郝景芳,在其代表作《北京折叠》中也透露出类似的家国情怀。主人公老刀为了养女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拥有一个更好的未来,不惜铤而走险从第三空间翻去第一空间去送信,白发老人作为城市的最高管理者,他坚决禁止技术已趋成熟的自动化理解处理方案,只为保持人工处理垃圾的现状并以此确保折叠北京的稳定运行。尽管这里的“国”缩小成了一个精心设计的折叠城市,但其内核依然是与个体、家庭唇亡齿寒的命运共同体。

  当我们目眩于《流浪地球》堪比好莱坞大片的特效,吐槽其故事设定上的硬伤、改编上的瑕疵,摇摆在其究竟是开启中国电影“科幻元年”的诚意之作,还是一部媚俗的“太空战狼”时,请不要忘记,其内里是一则横跨2500年的愚公移山式的浪漫故事,蕴涵着亘古不变的家国情怀……

  文章首发于社会科学报微信平台,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官网

  责任编辑:

查看更多:地球 流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