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资讯 > 正文

招行起诉光大资本 【独家】硅谷最酷小学烧光 1 亿美金后竟然倒了?CEO有话说

[2019-06-12 17:53:20] 来源:本站 编辑:小编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原标题:【独家】硅谷最酷小学烧光1亿美金后竟然倒了?CEO有话说记者:lianzi编辑:VickyXiao他曾经拿到了扎克伯格投资的1亿美金,成为美国教育界最风光的创业者。但现在,他却被外界传言形容成了一个走投无路的“失败”者。这场教育革新真的失败了吗?本月,由Google前资深工程师创立,主打“个性化教育”理念、曾经在上一轮融资接受了扎克伯格和乔布斯

  原标题:【独家】硅谷最酷小学烧光 1 亿美金后竟然倒了?CEO有话说

  记者:lianzi 编辑:Vicky Xiao

  他曾经拿到了扎克伯格投资的1亿美金,成为美国教育界最风光的创业者。但现在,他却被外界传言形容成了一个走投无路的“失败”者。这场教育革新真的失败了吗?

  本月,由Google前资深工程师创立,主打“个性化教育”理念、曾经在上一轮融资接受了扎克伯格和乔布斯遗孀1.33亿美金投资的传奇小学AltSchool,突然爆出大新闻,将关闭两所学校。一时间流言喧嚣尘上,外界甚至开始盛传它可能正在经历严重的财政危机,甚至将“倒闭”。

  这所提倡个性化教学的明星学校在过去五年间,曾是美国最被看好的,最有望颠覆美国传统教育的创业项目招行起诉光大资本。AltSchool在全美范围内开设了6所实验小学,并在教育过程中依靠科技手段和自创的技术平台实现了以学生为中心的个性化教育。

  在这里,学生没有统一的教学大纲,没有传统意义的年级,录取比例17:1。但这里的孩子从小就懂得为自己做决定,且绝不只是依照老师的要求进行学习。

  总之,这里的一切都在尝试打破传统。

  在过去几年间,AltSchool 顺利融资1.33亿美金,打破了教育项目的融资纪录。更令教育界激动的是,AltSchool 陆续开设了 6所小学,并且受到了家长和孩子们的热烈欢迎,这所完全进行个性化教育的小学用发生在学生身上的实际教育成果,证明了这种新式个性化教育的可行性。

  但突如其来的,一则消息打破了这种美好,AltSchool宣布,将关闭位于Palo Alto 和纽约的两所小学。

  这一爆炸性的消息引发了巨大的连锁反应:

  学生家长都表示对于这一事件非常震惊,开始在美国公益请愿网站Change.org发起请愿,希望Altschool能改变想法保留这两所学校,并且要求Altschool告诉他们,“要做些什么才能让学校继续运营”;

  而另外一方面,关于“Altschool倒闭”的流言也喧嚣尘上,很多媒体开始用““烧光投资人的钱”,“面临关闭”、“关门”、“倒了”这样的短语来形容AltSchool。

  甚至不少媒体都开始质疑到底这样的个性化教育以及教育改革创业项目是否真如他们自己所说的行得通?

  这场教育革新真的失败了吗?

  两所学校关闭后,会有多少孩子受到影响?

  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烧钱太快了吗?

  这会影响Altschool的未来吗?尤其是它进入中国的计划?

  面对这样的传言和风波,硅星人(微信ID: guixingren123)第一时间联系到了 Max Ventilla——AltSchool的创始人兼CEO,并对他进行了独家采访。这也是关闭学校消息传出来后,Max Ventilla首次招行起诉光大资本直接面对媒体。

  对于这场“关校风波”,他表示:到目前为止,你们知道的那些,都不是事实。 钱不是问题,也不是答案

  无论 AltSchool 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做出关闭两所学校的决定,毋庸置疑的是,受到影响最大的是两所小学的80多位孩子。

  尤其是 Palo Alto 校区的学生。

  纽约的 East Village 校区的 20 个家庭还可以在明年 6 月学年结束时直接申请转校,加入不远处更新更大的一所AltSchool 校区;而 Palo Alto 校区可能会彻底关闭,或者转由另外的人来运营,不管怎么样,都会彻底脱离 AltSchool 的整个系统。

  Ventilla 也不得不去反思关闭学校的风波带给曾经支持AltSchool的学生和家长的负面影响。有些年龄小的学生很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普通学校的大班教育模式。

  Palo Alto 学校的家长们毫无疑问也是这么想的。除去在前文提到纷纷前往Change.org上的请愿保留学校,家长们还留言表示:

  三年前,我们的家庭承担了(孩子教育的)风险来支持AltSchool。现在我们对于关闭学校的消息感到非常震惊和难过。请让我们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做来保留住学校,来让孩子们和老师待在一起。

  “我们看到自己的孩子在 AltSchool 的变化,我们希望它能继续开下去。”一位家长在个人社交网络上这样写道。

  甚至有家长直接建议,如果是因为资金原因,学校可以提高学费。

  尽管中国网友在网络上质疑 AltSchool 学费颇贵,但实际上,根据公布的信息来看,AltSchool 2.7万美金一年的学费其实低于周边私立学校将近3万美金的平均价位。而哪怕在排名非常靠前的私立学校,学生也无法享受到和AltSchool一样的大约1:5的师生配比。而 Palo Alto 作为整个硅谷乃至全美都靠前的高收入群人居住区,这里的家长们用资金支持 AltSchool 的意愿和能力只会更加招行起诉光大资本强烈。

  尽管家长提出了这样的建议,但是 Ventilla一再强调,不会接受家长的建议提高学费。他说,这次关闭两所小学的决定,不是因为资金问题。

  “这所学校最初的目标就不是赚钱,更不想要用学费的昂贵去打破下一代孩子之间教育机会的平等。提高学费会严重伤害学生的多样性。而保持多样性,让更多的学生从个性化教育模式中受益才是我们建立这所学校的根本。”他说。

  事实上,大部分学生家长的留言都和前述的类似。在他们的评价里,这是一所很棒的学校,有着很有才华的教师队伍。他们呼吁的不是希望获得赔偿,而是在尽量克制地询问:“需要我们做些什么,才能让学校继续开下去?才能让我们的孩子和这些优秀的老师继续待在一起?”

  如果不考虑这些话说出时的“闭校”背景,甚至可以认为,AltSchool的“个性化”教育理念的革新,已经获得了最核心人群——孩子和家长们的高度认可。它之前的尝试无疑是卓有成效的。

  然而,学校的关闭,却给这些卓有成效的尝试,打上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而这也带给了Ventilla巨大的压力。除了在多个渠道表达对家长和孩子的谢意和歉意意外,他也变得谨慎了很多。和此前接受采访时盘起腿来放松地讲述对于教育的构想不同的是,Ventilla 这次采访开始时,尝试对着屏幕复述提前准备好的答案,希望自己所说的话不要出现纰漏。

  “媒体总是说他们自己想说的话。”Ventilla说。他指责一些不负责任的媒体自说自话,根本没有尝试去联络他本人或者学校找到真相。

  “我不担心他们对这个项目的错误解读,但我更担心这样的言论会让社会中有志改革政治、教育、医疗这些真正触及社会根本问题的创业者变得更加胆怯。”他强调说创业者愿意啃这些“硬骨头”是需要很大勇气的。而缺乏勇气的主要原因就是这类创业哪怕碰到很小的问题,都会受到媒体的关注、夸大,甚至成为被攻击的对象。

  毕竟,那些有志改变教育的创业者本身就不多,能坚持下去的就更少了。 “急转弯”:从线下教育转移到招行起诉光大资本线上平台

  在Max Ventilla看来,这次关校的决定,更多是一个急转弯,是对于整个学校战略重心的调整,要缩减自己在开办学校上所花费的精力,把更多精力放在让其他学校使用Altschool研发的这一套平台系统上,从而让更多孩子受益。

  他并不认为自己曾经走错过方向,而是把这种“急转弯”归结为“我们比想象中发展地更快”。

  他认为,AltSchool 已经完成第一阶段——通过开设自己的实验学校贯彻理念,从而修整出一套完整的,符合大多数学校教学习惯的在线系统。接下来,他要把个性化教育通过在线系统的方式,带到普通学校中,弥补普通学校大锅饭式教育的不足。

  例如,这款教育平台中的肖像功能就能帮助老师记录并了解每一个孩子在各学科的能力、进度、取得的成绩、表现出的兴趣、长处和短处。同时,每周老师都会和每个学生聊天,通过了解他们的兴趣和强弱项在学生个人的My.AltSchool账户中制定下一周的学习计划。而在制定学习计划时,每个孩子的学习内容都是被单独定制的,各不相同。

  而这种平台系统不该也不会只服务于那些幸运的,家境条件优渥的学生。Ventilla表示希望未来三年,AltSchool的这套模式和平台可以被复制到超过100所美国当地的小学。

  尽管Ventilla一直把合作进展称为“超出预计的顺利”,但直到目前AltSchool仅在今年年初公布了和四所美国小学的合作。

  对于这套系统在美国普通学校的使用和传播,美国教育界也有人认为,普通的公立学校很可能无法负担高额的费用去购买和使用这套“高大上”的技术平台。

  现在,这个平台在私立小学里收取500美金/学生的使用费。但由于公立学校普遍学生数量比较多,所以分摊到每一个学生身上的成本大大下降。他们对公立学校收费为150美金/学生,而且是一次性支出,后续不需要支付额外费用去更新系统。

  但教育专家同样对这个计划进行了质疑。

  这样的模式之所以能够被很好地应用到AltSchool的实验学校内,很大程度上基于基础条件的完备:优秀的师资力量,远远低于一般学校的1:5的师生比例,整所学校更加自由的教室分配,一流的硬件设施,以及大量的校外体验等。

  但当这些硬件条件全部消失时,这套模式和在线平台,在师生比例大约1比30的普通公立学校产生效用,就成了另外一个需要实验的事情。

  到中国去

  急转弯过后,Ventilla 并没放弃他原来的计划,他仍然希望带领团队到中国去。

  “下个月我启程去中国了。”Ventilla说,这一趟旅程主要是去了解中国当地的教育现状,以及和当地的教育专家讨论,到底AltSchool的平台该如何调整才能适应中国的教育模式。同时,他也希望找到更多中国当地的合作伙伴。“这些合作的细节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去敲定。”他说。

  除了想把个性化教育带给更多中国学校,AltSchool进入中国的考量也来自于下一轮融资带来的现实考量。Ventilla曾经表示下一轮C轮融资的多位投资方来自中国,其中一个甚至在中国教育界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如果这轮融资能够按照早前的计划顺利完成,这所学校很可能融资总额将超过2.5亿美金。

  尽管面对不少质疑,Ventilla仍然坚信以学生为中心的个性化教育才是颠覆传统教育的最好方式。

  “我时常为自己曾经在Google工作过感到很幸运。在这样一家有远见的公司,我有幸偷瞄一眼未来。对于未来世界的变化,我们的孩子必须要现在就提前准备好去应对。”Ventilla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学生一定要能够有能力决定自己该学习什么,并且拥有很强的跨学科思维能力。而传统的填鸭式教育让学生吃起了大锅饭,丧失了自主思考和探索的欲望和能力。

  有人说AltSchool是用技术去取代老师,但他并不认可。他们的目的不是让孩子们丢掉书本,拥抱屏幕,而是要让传统教育通过科技手段有办法照顾到每一个孩子的个人发展,提供因材施教的教学。尽管一开始建立这些科技平台会耗费很多精力和金钱,但当它被复制成千上万次,它的成本就会低的惊人。

  “这就是科技平台的最大的魅力。”Ventilla说,“AltSchool的目标始终是希望能够通过一场教育改革让所有孩子受益,而并不是让一所学校的几百名学生受益而已。”他说。 以下是对于这次闭校风波的关键问题, Max Ventilla 对硅星人的回应: 1 AltSchool将有两所学校关闭吗?

  在明年6月学年结束的时候,我们将会关闭Palo Alto(斯坦福大学附近)市的分校,以及我们在纽约的最小的一所分校——仅有20个学生的Emerson分校。

  但这两所学校所面临的情况是截然不同的。Palo Alto校区可能会彻底关闭,至少会彻底脱离AltSchool的整个系统,可能关闭也可能会有其他学校(School Operator)来接手运营。但纽约的East Village校区的20个家庭则可以在明年6月学年结束时直接申请转校,加入不远处更新更大的一所AltSchool校区。

  尽管我们打算关闭Palo Alto校区,但我们在旧金山的校区会扩大规模,在旧金山总部周围为学生提供更高质量的教学。

  尽管我们在旧金山的校区仍然有能力无条件接收Palo Alto的学生,但长期来看,我们不建议家长这样操作——长时间的通勤可能会给学生带来负担。

  未来,在旧金山湾区、纽约的学生的整体数量不会下降——加起来将有400个学生,仍然保留旧金山的Fort Mason 和Yerba Buena,以及纽约的Brooklyn Heights 和联合广场校区。 2 为什么决定关闭学校?

  AltSchool的关闭和资金紧张没有任何关系。

  AltSchool的最终目标是希望能够通过一场教育改革让所有孩子受益,而并不是让一所学校的几百名学生受益而已。

  在我们5年前的计划中,第一步是要通过自己开设学校从而了解目前教育体系最大的痛点是什么,以及了解该如何做才是解决痛点的最优解。开设学校的过程更加坚定了我们的理念:教育改革的重点并不该专注在学校上,而是以学生个人为中心的。

  而第二步,我们要支持更多其他学校使用我们通过实验研发的这一套平台系统。这一战略是2015年就定下的,只是提前有了进展。而这种进展主要来自于今年一些传统教育专家的加盟。

  所以,为了更好的完成第二步,我们需要缩减自己在开办学校上所花费的精力。同时,我们也坚持认为把平台做好相对比自己开设新学校能够惠及更多学生。 3 为什么不在媒体爆料前提前通知家长?

  这完全是别的记者颠倒黑白。

  真实的过程是我们给家长统一发送了关于关闭学校的E-mail,并且一对一地拨了电话告诉家长这个消息以及尝试一起将对孩子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得到家长的理解。

  但其中一位Palo Alto的家长比较愤怒,直接将E-mail转发给了媒体记者。所以在沟通过程中,关闭学校的消息就已经意外登上了新闻。

  (记者:新闻发布前,你们是否确定以及肯定所有家长至少从一个以上的渠道从学校接收到关闭学校的消息?)

  对的,实际上,连找记者爆料的那位家长我们提前也沟通过。 4 学生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

  Palo Alto的60个家庭可能会被波及。

  关于具体的影响,其实之前也会有一些学生因为搬家或者小学毕业而离开AltSchoo进入一般学校学习。

  而离开的学生家长都表示无论孩子后来去了哪里,AltSchool带给孩子的改变都一直伴随他们成长。而这种影响绝对不只是学业上的变化,更重要的是,他们探索知识的欲望,以及能够自己决定自己想要和需要学习什么。

  一个Palo Alto毕业的学生家长告诉我们,儿子的新老师表示这个来自AltSchool的孩子在数学课上是全班唯一一个不单单问“如何去做”,而是去探究“为什么这样做”的学生。AltSchool给了孩子们一种不同于同龄人的思维方式。

  此外,为了缩小这种负面影响,我们的教育团队会努力保证这60个孩子在接下来的8个月所接受的教育质量将会是最好的。

  5 将会如何解决Palo Alto 校区的问题?

  我们仍然在和家长进行沟通和讨论,希望能一起研究出计划,也许让这所学校脱离AltSchool单独运营,也许关闭学校,也许去联系其他School Operator去运营。

  我们已经开始了联系School Operator的进程,但实际上来说,这所学校至少还会存在八个月,所以时间还很充裕。 6 家长们在Change.org上发起提供更多资金,例如缴更高学费的方式挽救学校,你会接受吗?

  关闭学校的决定并不源于资金紧张,而是我们认为过去我们开的学校过多也离总部有点招行起诉光大资本远,很难保持这些学校的质量。减少远程学校的数量更有利于整个公司的可持续发展。

  此外,我们不会接受家长的建议提高学费。这所学校最初的目标就不是赚钱,更不想要用学费的昂贵去打破下一代孩子之间教育机会的平等。

  提高学费会严重伤害学生的多样性。而保持多样性,让更多的学生从个性化教育模式中受益才是我们建立这所学校的根本。 7 短期内会缩减团队吗?

  会,明年6月前团队会由现在的180人减少到125人。 8 目前,AltSchool的融资和烧钱状况怎么样?

  我想再次强调AltSchool目前关闭学校不是资金问题。我们融资的速度超过我们自己的预期,已经融资1.33亿美金。现在我们仍然剩下数千万美金。按照每年4000万美金的“烧钱”速度,剩余资金仍够维持这个团队两年的花销。

  尽管很多人质疑我们开办实体小学非常烧钱导致资金链断裂,但实际上开办学校只是我们所有花费中很小的一部分。

  此外,我们想要澄清的一点是,关闭学校并不是来自早前投资人的压力,而是管理团队经过讨论后的结果。而这一次的关闭学校事件也没有影响我们下一轮的融资,尤其是下一轮融资中来自中国的投资人。我们会考虑向中国扩张。

为您推荐